健康新闻

简帛《老子》思想与战国后期黄老学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现代学界一般将《老子》看作形而上之哲学著作,汉代人则以老子之学为“黄老学”。汉初司马迁云:“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,儒学亦绌老子。‘道不同不相为谋’,岂谓是邪?”对此,东汉班固予以评价道:“是非颇谬于圣人,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”,说明太史公将“黄老之学”同于“老子之学”,并表明其不认同前者尊老贬儒之立场。今据简帛《老子》文本,探讨“上德无为”与“道恒无名”两个思想命题,并结合对《黄帝四经》相关概念的分析,对简帛《老子》思想作一定位,进而尝试勾勒《老子》思想与战国后期黄老学的衍生关系。

虽然存在着简帛本之差异,总体来说,战国《老子》的主题乃是政治哲学,即所谓“治国”,其核心是“化民”或“治民”。对此,张舜徽有精到之论:“《老子》一书,是战国时期讲求这门学问的老专家们裒辑自来阐明‘人君南面术’比较精要的理论书。”当然,《老子》之为“人君南面术”乃是积极与消极因素并杂,且并非一开始即完备确立。从《老子》文本演化看,简本《老子》哲学主题偏于“修身”,而帛本《老子》重于“治国”,体现出其在政治哲学上的推进,即愈发突出“圣”与“王”之重合。就“人君南面术”来说,《老子》给出的基本原则是“无为”。“无为”乃是“道”之功能表现,其非指“不为”,而是指针对“行为意愿”的直接表达,行为主体以辩证的自我否定的形式,“以退为进”,以此实现行为主体的意愿,故“无为”非是“常人”所执之行为原则,而首先与“体道”之圣人有关。

在战国《老子》中,圣与王可视为不同“角色”,二者承担不同“职能”,“圣”为教化者,王为治民者。由于圣/王职能不同,故有不同“行为原则”。“无为”原是相应于圣之教化职能,而非针对王之治民,所以简本《老子》谈到“无为”,多指“圣”,如 “是以圣人之言曰:我无事而民自富,我无为而民自化,我好静而民自正,我欲不欲而民自朴”。至于“王”,则多“假言”其对“无为”原则若有遵从,则有万物自化之效应,如“道恒无为也,侯王能守之,而万物将自化”。故“圣人”乃是“教化者”及“道”原则之“示范者”,其并没有特别之具体职能,只是在“化民”时但示以“无为”原则。而对“侯王”来说,其有具体之治理“职能”,譬如“兵事”等,故侯王所应为者无非是以“道”之原则来履行这些“职能”。就此而言,“圣”是“道”原则之“演示”“示范”者,而“王”是“道”原则之应用、实施者,前者对后者具有地位上的优先性,隐含了“圣”“王”之“体用”关系。